翻頁   夜間
思路客 > 丁薇記事 > 第二百三十章:招聘要求(爆更求月票)

第二百三十章:招聘要求(爆更求月票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cnxvgd.tw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小杜哥腳邊就放了一個行李包,還沒裝滿。

    他看著陳思雨,臉頰上有微微的紅,這會刻意忽略她剛才那氣勢如虹的樣子。

    其實……女生這么厲害的話,感覺好、好可愛??!

    他忍不住耳朵根也紅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會兒天已經黑了,車庫門口的燈光根本看不清,小杜哥深呼吸兩下,靦腆地問道: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這次上新很急嗎?我琢磨著今天晚上有空,先把詳情細節圖拍出來,明天再拍模特圖,這樣會更快一些?!?br />
    剛好,他這幾年接的私活兒,也夠買一個普通的相機和一臺能夠修圖的電腦了。

    可惜了,之前總覺得不好意思,沒有好好發展,搞得現在出來身上也沒多少錢……

    住在哪里還是個問題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陳思雨可沒看出她的窘迫來,此刻也高興道:

    “那行啊,反正是越快越好,你修圖不是還得一段時間嗎?來來來,剛好,有些衣服已經整理好了,你先拍細節圖,然后晚上的時間修一修,明天模特來了咱們再拍模特圖……”

    這種黑心老板的話語,被他她叭叭叭說起來,沒有半點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就連小杜哥本人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對,反而認真的點頭道:“好的,我現在就幫你拍?!?br />
    他說完還露齒一笑,松了口氣:“其實也幸虧你這照片不用洗出來,不然我現在沒有這個條件……”

    畢竟從家里出來,能帶兩身換洗衣服已經是難得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丁薇在旁看著,簡直不忍直視。

    聽聽,這話說出來,陳思雨也好意思!

    晚上拍照完了還得修圖,早上一大早還得接著拍照……

    她這種魔鬼話語,放在論壇里,也是被人罵的扒皮老板語錄。

    但看小杜哥這副樣子,分明一個愿打一個愿挨,她自然也不會多說什么,只是想著:

    陳思雨這頓罵沒虧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幾個人高高興興的去做簡單的布景和打燈,陳思雨這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:

    “你現在離家出走,有住的地方嗎?”

    小杜哥沒吭聲。

    “那你還有錢嗎?”

    “有?!?br />
    小杜哥老老實實:“我接私活兒也干了兩年了,攢了一筆錢,后來給自己買了相機和電腦,還剩一點兒?!?br />
    他爸他哥嫂經常說:他天天吃住在家里,根本沒有花錢的地方。什么一個月攢兩千,一年攢兩萬……

    我呸。

    且不說每個月工資能不能按照實數發下來,就說他成天熬夜,有時候出去跟妝拍照,那些伙食費壓根都是不報銷的!

    交通費他嫂子嘴上說著先墊著,墊著墊著就沒以后了……

    相機恨不得把他爸傳下來的那套用個千百年,他學修圖,學費貴的要死不說,店里的電腦卡的要死,讓家里人買吧,拿不出來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杜哥如今想起這些事兒就慪氣。

    但是這會兒,卻還是老老實實回答陳思雨的問題:

    “錢剩的不多,也就還剩萬把塊錢,但是想租個房子是可以的?!?br />
    ——他心想:今天晚上大不了就熬個通宵嘛,明天拍了照再去找個酒店,或者直接去租房。

    從家里出來這短短一路,他居然已經考慮到這么多……

    小杜哥想想也覺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明明昨天他心里還壓抑的很,覺得自己什么時候才能擺脫這破爛家庭,過年在家沒上班,恨不得天天被數落……

    沒曾想今天說走就走了……但是,真爽??!

    陳思雨果然是自己的貴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說有錢,陳思雨就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這年頭,有錢基本上就不愁事兒。再說了,也就吃穿住行這幾點,能保證就沒問題。

    她還開玩笑:“小杜哥,其實你拍照手藝這么好,回頭名氣肯定起來得特別快,到時候估計檔期都滿了……我是不是得提前約你做我們店的簽約攝影師???”

    她笑語盈盈,手底下一邊整理的衣服,一邊眼神還專注地盯著小杜哥。

    小杜哥眼神躲躲閃閃……

    但過了一會,他才看著陳思雨,深吸一口氣:

    “你不用提前約,你什么時候叫我,我都在?!?br />
    然而我本將心照明月,奈何明月想掙錢——

    陳思雨高興極了!

    這會兒趕緊說道:

    “那你可不能隨便漲價??!”

    小杜哥也鄭重的點頭:“我肯定不會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丁薇的眼神在兩人身上轉了轉,這會兒看著小杜哥驟然變得有激情的表情,也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不過拍攝真的是門講究活。

    哪怕沒有經過修圖,陳思雨湊近小杜哥看著他手中的相機,仍然覺得不可思議:

    “我的媽呀,這怎么拍的?我衣服這么高檔……”

    雖然她挑的衣服質量版型都不錯,但是經過小杜哥照片一拍,跟個沒幾千塊錢拿不下來似的!

    這也太有逼格了!

    就連丁薇也不得不承認,這真的是小杜哥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她跟陳思雨商量:

    “思雨,你照片拍的這么好,衣服質量又不錯,這次我覺得價位可以稍微上調一些?!?br />
    “而且包裝不能這么簡單了,總不能讓人家滿心期待著一個高檔貨,結果送過去卻是一個打包袋就完事了吧?!?br />
    陳思雨也點頭。

    她的店之所以至今銷量不錯,一方面是競爭少,另一方面也是她考慮事情會讓自己在一個顧客角度來思考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這么想的?!?br />
    “原本顧客覺得撿便宜買了一件商場的高檔貨,但是來的時候卻是破破爛爛一個包裹……這樣很不好?!?br />
    畢竟現在的快遞真的是很暴力,如果出現那種狀態,期待度驟然就降到底了好嗎?

    而且很多人買衣服之后覺得不合適,但是可能圖著好看或者是質量不錯,也要留下來。

    但如果這么送過去,原本的九十分好感降到不及格,也非常容易退貨的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:

    “那要不就這樣,學習商場里的打包方式,商場不都配一個紙袋子嗎?”

    丁薇搖了搖頭:“商場紙袋子可以拎著給人家看,咱們寄快遞的話,你要不要定做一批紙盒,專門用來裝這些衣服的?”

    陳思雨眼前一亮!

    “這樣啊……那你覺得,盒子上印上我們的logo怎么樣?而且還可以贈送會員卡,在店里消費滿多少以后,買任何服裝都可以在折后的價格再打折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這些下次再考慮……”

    她風風火火的趕緊翻找著聯系人:

    “我看看有誰認識做紙盒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丁薇:……

    她不由嘆服:陳思雨這萬能的聯系人?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別說,這會兒大家還沒睡,陳思雨在空間里發了段說說,立刻就有人評論了。

    等他們忙完一陣,再回來看時,評論區下頭做禮包盒,紙盒,打包盒等的聯系方式都發來了三個!

    丁薇心道:這效率,跟十年后的網絡時代也不差了!

    等到小杜哥又拍完兩組照片時,陳思雨終于回來了。

    她心痛地捂著胸口,小杜哥看她臉色,趕緊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陳思雨長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紙盒子三天以后過來,上面印的有我們店鋪的logo,但是好貴,五百個起批,每個都要八毛錢……”

    五八就是四百八呀!

    春款的衣服,她一件兒才賣幾十塊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杜哥猶豫一下,他也沒經驗,這會兒不知道要怎么勸。

    在心里醞釀半天,剛準備張口,就見陳思雨很快深呼吸兩下,又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她甚至壓根兒沒察覺出小杜哥的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只對丁薇說道:“薇薇,麻煩你搭把手給小杜哥幫幫忙,我現在先做一下核算……”

    畢竟成本正增加了,這羊毛得出在羊身上??!

    未來無良企業家陳思雨下定決心:得好好算算怎么定價!怎么打折!

    還有會員卡多少才能折扣……

    或者說是算積分,多少積分能免費兌換一件……

    啊啊啊好心痛?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忙忙碌碌折騰到凌晨三點,丁薇終于熬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我的作息完全被你打亂了,我要回去睡覺……”

    陳思雨也是滿臉憔悴:“好好好,我們回去睡覺……”

    春款上新不比秋冬款,顏色又多,花樣也多,冬款基本不需要怎么熨燙,頂多是拿吹風機吹吹毛領,衣服掛一會兒就能恢復。

    但春款不一樣,輕薄且顏色嬌嫩,因為一直在倉庫里,所以折痕很重,每一件都得掛板熨燙。

    再加上還要配合小杜哥調整角度,或者把要拍的細節突出,這一晚上三個人可真都沒閑著,馬不停蹄在干。

    陳思雨也是困的眼睛都睜不開了。

    他們也沒準備,咖啡茶葉啥都沒有,這會兒全憑著一腔熱血硬熬。

    “薇薇,你幫了大忙了……明天有空你再過來,這里頭的衣服不管多少件,你看中了隨便拿……”

    丁薇也毫不客氣:“有一套粉色的,我就要那個……”

    兩個人說完話,這會兒將東西歸置整齊,此刻雙目無神的打著飄往門外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人中唯一有精神的就是小杜哥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電腦桌前,正在把相機里的照片一張張的導入電腦,這會兒等兩個女生聊完了,這才抬頭看著陳思雨,說道:

    “馬上天就要亮了,你要是放心的話,我今晚就在倉庫不走了,順便把拍的這些細節圖都修出來,明天早上直接開工?!?br />
    說完又笑了笑:“你們完全可以放心回去休息了?!?br />
    這樣的話,自己晚上還省得去酒店住了……也沒幾個小時了。

    而且這些細節圖比人像好修,等到明天上午開工努力早點拍完模特圖,下午加個班,夜里說不定陳思雨就可以開始上新了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還不能確定,所以小杜哥暫時也沒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陳思雨有點猶豫:“合適嗎?”

    小杜哥看著她疲憊的樣子,心里有點不是滋味兒,這會兒趕緊說道:“合適,怎么不合適?你要不放心的話,我的身份證押給你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起身就去翻包。

    畢竟倉庫里的衣服,光是拿貨價就花了一萬多呢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

    陳思雨趕緊擺手:“我要你身份證干嘛呀?我是說你這樣熬夜合適嗎?不然我出錢,給你在附近賓館找個房間睡覺吧?!?br />
    就那種最便宜的。

    貴了陳思雨舍不得呢。

    小杜哥松了口氣,這會兒擺擺手:

    “不用,我熬夜熬習慣了,經常這樣,你趕緊回去睡吧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到車庫里終于恢復一片安靜,小杜哥也忍不住打了個哈欠。

    不過他的精神還算好,他剛跟陳思雨說熬夜習慣了,并不是一句空話。

    之前在自家照相館拍照,為了多掙錢,多接單,多招攬客人,他大哥大嫂把取片的時間縮得很短。

    一套婚紗照拍下來,化妝跟妝打燈不僅都得小杜哥自己來干,完了還跟人家承諾,一星期內就能拿到相片。

    且不說,先把照片導出來初修一遍就得兩三天,等到顧客選片結束精修,又得個把星期。

    洗出來送到廠里去裝裱,來回就還是一個多星期??!

    七天時間,小杜哥都不知道他們是怎么開的口的。

    這年頭電腦卡的要死,他自費買的那臺價格也不高,精修一張照片就不知道要費多少功夫。

    尤其他們連好電腦都舍不得買一臺,非逼著小杜哥拿自己的工資買電腦。

    不買不行??!

    不買太慢了,有時候還經常崩,一崩的話有可能半天的時間都耽誤了……

    這還只是手頭只有一份工作時的效率,萬一所有片子都堆積到一起,比如婚紗照,一天可能幫三對新人拍,他就是熬到吐血也干不完!

    所以當時大鬧了一場。

    但是老爺子偏心,在后頭動不動就拿生病暈倒拿捏著他,最后也只是勉強把修圖時間往后再挪了一個星期。

    從那以后,小杜哥反而放開了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大哥大嫂給顧客的承諾呢,承諾一天也好,一個星期也罷,他就按自己的節奏來。

    不給加班費就別想他加班,每個月照常休假,該掙自己的錢,掙自己的錢去!

    如果大哥大嫂在屋子里鬧……

    沒辦法呀,嫌棄你這吃白飯的弟弟,技術不行,時間太久,把照片送給原來后期合作的那位呀!

    這可萬萬不能行,人家后期不要錢的嗎?自家人用著多方便!

    一來二去的,他大哥大嫂也只敢這么膈應人了,再想死命壓榨他,那就要多多考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半夜的,小杜哥喝了口涼水提提神,只覺得自己跟個傻逼一樣。

    家里都折騰成這個樣子了,他還下不了決心走……是腦殼有洞嗎?

    不過他走了,大哥大嫂的日子一定好不了!

    就照相館那里,大哥差不多兩三年都沒給人家照過相了,本來技術就很一般,如今一荒廢……

    而且,小杜哥手機里還留著許多聯系人的照片呢!

    以前人家約他,他要么說沒時間,要么直接安排進店里……

    畢竟,接私活的時間不夠。而且店里生意太差,他哥嫂又要找茬。

    現在沒了自己這長工,看他們日子怎么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樣想想,小杜哥又想起陳思雨在電話說的什么女朋友啊,過日子啊……

    立刻又斗志滿滿了。

    這回說什么他也不會再跟那個家有牽扯了!

    這兩天抽空租個房子,做一個暗室出來沖洗照片,好好發展客戶多掙錢……

    而且他現在經常給網店拍圖,接這種單子收費又高,又沒有裝裱等后期工作,太適合他一個人干了!

    到時候賺了錢,買套房子,再把戶口一遷……

    那一大家子滾蛋吧!

    他爸要是愿意告就告去吧,法院判多少他給多少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這個樣子,思雨……

    他想著想著,看著眼前舊舊的相機和舊舊的電腦,忍不住又有點郁悶——

    啥都沒有呢!

    算了,還是先努力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丁薇這一覺睡得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生物鐘被打亂的感覺并不好,早上九點鐘爬起來時,她還覺得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偏偏再睡又睡不著了。

    等到走出臥室,發現陳思雨早就不在了。

    ——果然金錢才是最大的動力來源??!

    陳思雨如今這拼勁,堪比她高三時頭懸梁錐刺股了。

    丁薇麻木的站在廚房里發呆,總覺得熬了夜之后腦袋都昏昏沉沉的。但是好在如今年輕,洗個臉吃點飯,也就恢復過來了。

    但時間也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。

    再看手機,有陳思雨發來的消息:

    “薇薇,中午別做飯了,模特兒都還沒走,我中午訂了餐,咱們一起吃……”

    丁薇今天也不想動手,因此回復道:

    “好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打開電腦,發現QQ上有謝言發來的一個鏈接。

    看著那個網頁鏈接,丁薇忍不住激動了一下——

    難不成這么快網站就做好了?

    其實這還是謝言和鄭明河他們聯合測試過幾次的,不然還能更早些。

    建立一個文學網站其實并不難,域名注冊,源代碼授權,模板選擇,細節調整,運行維穩……

    對于如今已經不可同日而語的他來說,在眾多師兄的幫忙下,很快這網站就已經成熟了。

    畢竟是女朋友要做的事業呢!

    平時不能多陪在女朋友身邊也就算了,這種事,謝言是一萬個上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還有一部分工作沒做,那是沒辦法,必須要注冊公司將信息備案才可以。

    丁薇再想想讓果木幫忙的那件事,這會兒趕緊發信息問問進度。

    果木的回答也很爽快:“那天拿了資料就去幫你辦了,除了有些法人必須到場的還沒走完流程,剩下的基本都差不多了,你抽空記得去一趟市政,自己把接下來的收尾工作做了?!?br />
    現如今才十點鐘,趕到市政的話,十點半工作人員都還沒下班。

    丁薇二話不說,連鏈接也顧不得看,趕緊帶上需要的證件和流程上備注的文件,拿著車鑰匙就出門了。

    路上還不忘給陳思雨發信息,說中午自己解決。

    畢竟雖然關系已經找好了,路子也都打通了,但是跑流程那么復雜,需要的材料一項接一項,環環相扣,也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時分,丁薇回到出租屋,只覺得筋疲力盡。

    這如今的辦事效率啊,哪怕流程都走到進度的末尾了,等到她去折騰,依然還是拖到了人家晚上下班。

    尤其是這個坑爹的辦事過程,盡管只剩一點收尾工作要做,可是一會兒要這個證明,一會兒要那個文件,而且就算她早有準備,提前問清楚……

    可是等到交材料的時候,依然會發現少那么幾樣。

    上上下下,來來回回,簡直是考驗丁薇的忍耐力。

    不過……

    她看著手里的一沓備案文件和材料,還有沒有制作好所以給出的臨時許可證等等,到底還是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怎么說呢?

    果木的路子其實還真是蠻硬的。

    丁薇其實現在連辦公地點都沒有租,但是這材料上卻是什么都安排到位了——

    這個時候偏又不要什么材料,什么證明了……

    只能說,有路子比什么都強。

    回頭等真租了房子,公司成立,再把備案信息重新提交修改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但折騰過一天的丁薇已經下定決心:

    下一次,甭管辦什么事兒,都還是找中介吧!

    自己去跑太難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到歇了口氣,晚飯都沒顧得吃,她終于才想起來那個被自己遺忘的鏈接,打開電腦,才發現謝言緊跟著發來幾條信息:

    “怎么了?還滿意嗎?”

    “試一試看看運行流暢不流暢?!?br />
    “你之前說的功能我都加上去了,現在看看還需要有哪些調整?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丁薇這才匆忙回復:“我出門辦事去了,還沒看,現在開始研究?!?br />
    等了一會并沒有得到回復,她知道謝言估計又在忙,于是打開網頁,專心地挑著這網站的缺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站的排版換來換去也就是那樣,總體來說并沒有太大的改變,只是在一些小細節上更順手,排版方式讓人覺得更舒服。

    這方面,丁薇沒什么發言權。

    反而是謝言和同事們在一起,抽出一點時間來做了個統計系統,然后按照這系統給出的數據來安排版面。

    感情生活分分合合的周師兄還在笑他:

    “女朋友的隨口一句話,你這邊就連覺都不睡了……”

    謝言抬眼看了看周師兄,過了會兒也漫不經心地問道:

    “師兄,你女朋友還在跟你鬧分手嗎?”

    周師兄:……

    他不吭聲了。

    ——女朋友為啥鬧分手?

    還不是因為他沒時間陪人家,對方談個戀愛跟守寡似的,可不就心里虛的慌!

    女朋友下雨沒帶傘,沒人接,就要跟他鬧分手。

    早上起來晚了沒吃早飯,也要跟他鬧分手。

    就連看電影跟閨蜜散場后,還要跟他鬧分手……

    總之,分分合合的周師兄也是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不過就謝言看到的情況,分明自家師兄也是樂在其中,每次和好過后,感覺又更甜蜜一點……

    別問他怎么知道的,周師兄的QQ從早震到晚上。

    而相應的,這段時間以來,該周師兄負責的運行環境測試,它的進度是公司最低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言搖搖頭,不去評價這種戀愛過程。

    就看這個狀態,他也每天都有疑問:一天十幾個電話,幾十條信息,真的扛得住嗎?”

    難道就不需要一點時間來自我學習和進步嗎?

    謝言腦子里這念頭才轉了一下,就聽鄭工在旁邊喊他

    “小謝,數據抓取現在進度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謝言趕緊抱著還沒充好電的筆記本過去:“百分之七十二……”

    周師兄看著他陀螺一般的身影,在整個公司轉來轉去……

    此刻抿了抿嘴,心里頭也有點微微的酸了。

    他看著自己的手機,決定發信息給女朋友——

    以后每天不要聯絡這么頻繁了,他想好好奮斗,就算女朋友不聽話,他也不會回復的。

    這念頭才一轉過來,手機振動一下,一條短信又蹦了出來: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還不來安慰我?我說分手就分手嗎?你是不是真的想分手?”

    周師兄:……

    他瞬間將剛才的想法拋出腦后,趕緊回復道:

    “親愛的,你千萬不要誤會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實丁薇并不知道,網站的建設對于謝言來說看似很簡單,但真說起來,一樁樁一件件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源代碼授權,系統選型,需求功能設置,項目優化改版,搭建運行環境,維護數據庫,對接支付接口……

    這些后續一樁樁一件件都得跟上,不過只單純說前期的話,謝言的能力應付綽綽有余。

    他做到了前期的一些事,剩下的就要由丁薇摸索著來了。

    簡單的框架他在文件里注明,丁薇看著如同天書一般的存在,心中只有一個念頭——

    該找個經理人了。

    這搞程序的活她怎么能懂???

    可一個新網站,現在什么都沒有呢,找經理人的話一年收入還沒有經理人的工資多……

    那有什么意義?

    丁薇惆悵的嘆口氣,這會兒敲響了鄭明河的QQ——

    男朋友秀兒已經付出那么多努力,無論如何,她也得跟上進度??!

    但是這行業的基本工資和具體工作要求丁薇是真的不懂,于是也決定先做些功課。

    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太難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網上好艱難的從一堆無用信息里查出一些基礎資料,這投謝言就又發來一個郵件——

    《招聘書基礎模板》

    職位1:后端開發崗——PHP工程師(1人)

    崗位要求:

    1系統架構設計、功能需求的論證分析;

    2服務器及運行環境維護、數據庫維……

    任職要求:

    全日制本科以上學歷,計算機類相關?!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參考薪資待遇:3000-8000……

    丁薇忍不住松了一口氣

    男朋友把該做的該會的通通都寫得明明白白,行業考核這種事也都提前跟鄭明河他們打了招呼,自己只需要掏錢和把握大方向,其他什么都不用操心……

    秀兒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考慮遍了!

    丁薇瞬間打起精神來:

    就哪怕為了不辜負他的努力,如今自己該正經的把這當做一項事業來做了!

    能不能盈利,是否有前景,當務之急,都是要把該落實的給落實了。

    而對于鄭明河他們,丁薇其實也是非常信任的。明大已經是全國頂尖的大學之一了,計算機這種新興行業更是走在前列,他們如今欠缺的,也不過是實際工作經驗,但是本領確實不差的……

    想了想,丁薇將剛才編輯的那些話刪除,重新在聊天框里打下一行字:

    “鄭師兄,剛才崗位要求你們都看到了嗎?愿不愿意接這一份兼職?工資3000?!?br />
    好姐妹,思雨呀,我要在后頭抽你老底兒了,你千萬撐住??!

    畢竟我這未來幾個員工,等到你這次上新結束,估計就要正式干活……

    加油?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所以說是兼職,是因為現在還沒有租到合適的辦公地點,也沒有安排好該有的網絡和設備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公司成立還需要一段時間,主要成員全都在上學,誰去上班?

    這么一來,公司成立還可以拖一拖,五險一金自然就交不了。

    但是丁薇隨即承諾道:

    “但是如果你們愿意一直干下去的話,等到一切成立,該有的就都能安排上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丁薇說話虛,主要是現在政府辦事的效率,她也沒法把握。

    因此也只能這么說了。

    好在鄭明河三人還沒有接受過社會的毒打,壓根不知道很多老板就愛這樣放空頭支票,反而高興極了,這會正跟吳佳偉和蔣一帆在宿舍商量。

    “臥槽!”

    “師妹這是真真正正叫干大事兒??!”

    他流下了咸魚的淚水:“這么對比,老謝才大三就被叫走了,大一的師妹已經決定成立公司,還有的學妹網購做得風生水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這條咸魚,也只配被生活撒把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但是驚訝歸驚訝,該有的回答還得回答。

    三千塊錢的兼職,不干是傻子哦!

    他們很多畢業生,轉正之后起步工資也就才三千,如今這兼職都給到三千了,而且是希望他們三人都入職的……

    這已經是很高很高的工資了!

    更別提后頭還承諾過的什么五險一金提供食宿……

    這年頭很多地方都沒有五險一金的!

    這待遇!

    本來哥幾個就已經做了決定了,如今看到她這話,那還有什么可猶豫的呢?

    立刻就應下了!

    “行,我們答應!”

    不過……

    “師妹,你這招聘要求上頭,有些不是我們的專業,畢竟我們主學的是信工。雖然跟著謝言一起輔修了計算機,但是想要開發一個網站,三個人是不夠的,建議你再去計算機學院那里找幾個實習生?!?br />
    “我來我來……”

    蔣一帆擠開他的位子:

    “薇薇師妹啊,再招兼職或者實習生,工資就不必給那么高了,兩千他們都愿意!”

    吳佳偉卻沒吭聲,看了一會兒,這才說道:

    “大河,你昨天測試的那個作家數據后臺,現在穩不穩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杜哥效率果然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陳思雨夜里十點回來,看丁薇在埋頭寫策劃,趕緊去借她的筆記本電腦。

    丁薇看她那急切中隱含興奮的樣子,忍不住猜測道:

    “難不成圖片修好了,你現在就開始上新了?”

    這小杜哥機器人嗎?

    陳思雨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我在倉庫借用小杜哥的電腦,已經把文案什么的都編好了,現在只要發布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“也跟鄭明河他們說了,他們在后臺幫我盯著?!?br />
    倉庫那邊充電不方便,充電插孔就先留給小杜哥了,導致白姍姍留給陳思雨的那臺電腦早就沒電關機了。

    這會兒陳思雨抱回來,第一時間就給它充上電了:

    “明天上午我得也去買個筆記本吧,等會問問鄭明河他們有推薦沒,老用珊珊的也不是那么回事?!?br />
    雖然感覺工作都是她一個人在做,好像挺吃虧的樣子,但是沒有白珊珊的起步資金,她想都不要想現如今的生活。

    起步投資就接近小三萬,就是她親爹親媽也不會給自己這個練手機會的。

    丁薇反正也不用,她正在琢磨著,網站到時候做什么福利活動吸引作者,這會兒麻溜地把電腦開機解鎖給她:

    “你這次貨壓的可不少,努力??!”

    陳思雨頗有自信:

    “肯定行的,上新有活動,宣傳也已經定好,搜索詞條,咱們店排第一位……而且,別看咱們店開的時間短,但是店鋪關注可不低?!?br />
    她說到這里,偷偷笑起來:“你知道嗎?鄭明河他們真是商業鬼才呀!”

    “我的客服這段時間不是叫小仙女,就是叫小可愛……你沒看好多人評論,說客服很耐心很可愛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媽,我要笑死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反而她這個老板自己的客服名字平平無奇,就叫小雨。

    丁薇忍不住想象一下那個畫面:

    幾個大老爺們兒在那里掐嗓子,嬌滴滴的喊道,親親,這邊是小仙女,小可愛哦……

    這畫面太美,她也笑了起來:“其實真正的能豁得出去的才算是人才??!”

    可惜了,果然優秀的人真是哪里都好,信工學得好,計算機還輔修的名列前茅,現在做個客服都這么突出……

    是的,名列前茅。

    別看鄭明河他們天天叫著要掛要掛,實際上他們在學校里還是很出名的。

    就比如謝言,現在大三就出去,也是學??此霰姵煽?,這才大開的方便之門。

    說到要掛,要掛……

    “你今年查成績沒有?”她轉頭問這陳思雨。

    陳思雨正敲打鍵盤的手停住了——

    好像……

    沒有??!

    她心懷忐忑,但此刻還要嘴硬:

    “唉,都怪假期太短了,我都還沒給親戚朋友們宣傳我的豐功偉績,這就要開學了,操心網店的事,一來二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總而言之,就是假期太得瑟,把大學要自己查成績這事給忘了。

    說著說著,想起掛科的后果,還有熬人的高數,想殺了她的現代漢語……

    陳思雨瘋了一樣切出后臺,趕緊登錄自己的郵箱,里頭好多封垃圾郵件,夾雜在里頭的學校郵件,真是半點也不惹人注意。

    她趕緊點開——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她猖狂地笑了起來

    “我沒事兒,我可以!我及格了!”

    連最要命的高數都沒問題,陳思雨徹底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但是情緒大起大落,這會她看著自己剛發布的新品也沒什么感覺,反而問丁薇:

    “我就不問你的了,肯定是過了,我就想知道,呂麗的過沒過?”

    說真的,她這半年來學習可算是用功啊,也不比高中差點啥……好吧,還是差那么一點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快放假那段,因為忙著掙錢,所以很多都是靠老師和同學畫重點硬撐過來的。

    所以才會有這種擔心。

    總的來說,陳思雨的功課底子還是比較扎實的,想想看,她這種情況,有幾門都是剛擦及格線……

    呂麗平常在學習上投入了幾分心思,他們可都看得一清二楚呢!

    所以,這回到底過沒過?

    過了的話,有幾門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呂麗如今也坐在開往帝都的火車上。

    二十個小時的車程,她已經坐過一半了,不同的是,上次自己出門,呂成和呂媽是一路把她送到車站口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送到,無非就是想省些錢。

    哪怕是硬座,如今也要兩百多呢。

    這錢聽起來不多,呂成在工地里得干兩三天。

    而這次,呂麗趕火車一大早出門,她媽只在鍋里給她留了兩個雞蛋,根本沒有人幫自己搬行李,也沒有人送自己上車。

    好在家里的那些破爛衣服,她也沒準備帶,都是撿的別人家的,土氣的要死。她身上穿的還是在帝都的時候買的,那會兒賺的錢多,陸陸續續買了好幾套。

    因為這新衣服,呂媽大過年的還被人家說了酸話。

    畢竟一個村兒的,大部分都借給過呂家一些錢,每一家都不多,有些也還了,但是這不還剩下三萬塊錢沒還嗎?

    而呂麗在拜年串門的時候,看樣子還是那個靦腆的樣子,可以說起身上的衣服,那股子勁兒讓鄉親們格外看不過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沒什么,我學校好,那邊很多學生要找我這樣的去做家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節課沒多少錢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衣服呀,這衣服不貴,這毛衣也就一百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鞋也不貴……”

    話里話外的,大家就看不過眼了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体彩排三带坐标连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