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思路客 > 逢春 > 第55章 請君入甕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cnxvgd.tw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楊氏與李嬤嬤是坐著馬車出的門,到了平春街附近停下,步行去了石頭巷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里么?”楊氏隔著帷帽垂下的輕紗,輕聲問。

    李嬤嬤站在她身邊,低聲道:“是這里,就是巷子口那家?!?br />
    楊氏立在原處盯了一會兒,讓李嬤嬤去無人注意的角落等著,舉步向那邊走去。

    兩側不高不矮的院墻形成一條長巷,明明晴空萬里,巷中依然幽深空寂,墻根生著青苔。

    楊氏從沒涉足過這樣的地方,就算不把那外室瞧在眼中,置身此處也有些不適。

    好在那宅子在巷口處,不必往里邊去。

    站在黑漆門前,楊氏默默調整了一下心緒,舉手叩門。

    咚咚的敲門聲傳進去,里邊卻遲遲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難道家中無人?

    楊氏試探推了一下門,大門竟是虛掩的,一下子就被推開了。

    小小的院子干凈整潔,一條青石子路通往屋門口。墻角立著兩口半人多高的大缸,其中一口缸中臥著蓮花。

    清雅素凈,讓人不由猜測住在這里的是個知情識趣的妙人兒。

    “有人嗎?”楊氏立在門外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回應她的只有風吹葉動沙沙聲。

    一個見不得光的外室,難不成還會到處跑?

    不過也難說,說不定那賤人在四鄰八舍面前謊稱是正兒八經的妻呢。

    這般一想,楊氏的火氣就冒了上來。

    又喊了一聲無人應,她跨過門檻往內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呀?”身后一道透著輕浮的男聲傳來。

    楊氏猛然轉身,就見一名男子從那口沒有浮著蓮花的大缸中跳出來,不懷好意打量著她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楊氏心中一咯噔,拔腿便往大門口沖。

    可惜已經晚了,男子離著院門更近。

    他飛快關上大門,對沖過來的楊氏張開雙臂:“嘿嘿,小娘子既然來了,怎么就走呢?!?br />
    被那雙手束縛住時,楊氏大驚:“放肆,你可知道我的身份!”

    掙扎間,頭戴的帷帽掉落在地,現出真容。

    男子愣了一下,露出笑容:“喲,沒想到是位大嫂。這更好,來都來了,隨弟弟進屋聊聊唄?!?br />
    眼見男子摟過來,楊氏正要說一些話震懾對方,大門就被踹開了。

    一名婦人旋風般沖進來,照著男子就打了兩個耳刮子:“好啊,我說這些日子你怎么總不回家,原來是在這里偷腥呢!”

    楊氏因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呆了呆,回過神后顧不得撿起地上帷帽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沒想到男子比她跑得更快。

    婦人扯著楊氏追了出去,邊追邊喊:“狗男人與狐貍精私會,被老娘撞個正著還想跑,大家快來瞧瞧這對不要臉的狗男女??!”

    瞬間從四面八方竄出來一群人,甚至還有提著馬扎的。

    當然能這么及時帶著馬扎是因為本就在墻根、樹下與人聊天,這時派上用場純屬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眨眼間看熱鬧的人就把三人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婦人一手抓著男子,一手扯著楊氏,罵得那叫一個酣暢。

    看熱鬧的人指指點點,倒也不覺稀奇。

    市井之間,漢子亂來被媳婦抓個正著當街痛罵太常見了。

    李嬤嬤擠在人群中,急得要吐血。

    可這種時候她更不敢上前,一旦被人察覺太太身份就徹底完了。

    也有眼尖的好奇道:“你們瞧瞧,那狐貍精的穿戴可好呢?!?br />
    楊氏來平春街這邊特意挑了不起眼的衣裳,可再不起眼,落入尋常人眼中也是上好的。

    婦人一聽更氣了,先打男人一耳光,再猛揪住楊氏衣襟:“我整日辛苦操勞,狗男人卻拿我辛辛苦苦攢下的銀錢給這狐貍精買好衣裳穿,真是沒法活了——”

    看熱鬧的人中,幾個婦人卻不這么認為,紛紛道:“我瞧著這女子身上穿的是上好綢羅,不是辛苦操勞攢下的錢能買得起的?!?br />
    她們可是常逛那些鋪子的,雖然買不起,過過眼癮又不花錢。

    混在人群中的錢三趁機捏著嗓子發出女聲:“咦,這女子好像是禮部尚書府的二太太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錢三這么一喊,人群頓時沸騰了。

    男人被媳婦當街捉奸不算稀奇,可狐貍精是高門大戶的太太就太稀奇了。

    這可是十年難遇的大八卦??!

    楊氏被婦人這么拖到大街上本就羞憤欲絕,讓人喊破身份更是恨不得從地上找條縫鉆進去。

    婦人一聽嚇得松了手,一臉震驚道:“你真的是尚書府二太太?”

    “休得亂說,我只是進京探親的外地人,沒想到當年留的地址換成了你男人,這才產生了誤會?!睏钍峡偹阌辛碎_口的機會,連昏過去都不敢,咬牙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亂說?”婦人一激動忘了畏懼對方可能的身份,“我哪有亂說了,我進去時你們都抱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男人耍無賴,攔著我不讓走!”楊氏扔下這么一句,轉身便要離開。

    大庭廣眾之下,她解釋再多都沒用,趁早離開這個要命的地方才是首要的。

    至于被看熱鬧的人喊出身份,有她剛才那番解釋,回頭再安排人引導一下流言,總有彌補的余地。

    堂堂尚書府的當家太太與一個無賴漢私會,本就令人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急切之間,楊氏反而有了幾分冷靜,知道越快脫身越好。

    這時一隊官差姍姍來遲,為首官差喝道:“散開,散開,這里發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百姓最不愿意與官府的人打交道,呼啦散開一大片。

    一道詫異聲音傳來:“二嬸,你怎么在這里?”

    楊氏僵著身子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。

    不遠處,少女抱著貍花貓,目露疑惑。

    楊氏瞬間如墜冰窟。

    領頭官差看看熱鬧中心的三人,再看看抱貓少女,覺得情況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“姑娘是?”

    馮橙指指??吭诼愤叺鸟R車:“車子到了這里堵住了,貓兒調皮跳出車窗,我追過來發現嬸嬸在這里?!?br />
    少女看著楊氏,一臉擔心:“二嬸遇到麻煩了嗎?”

    楊氏臉色慘白如鬼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馮橙微抬下巴望著官差:“差爺,我們是尚書府的,若有人找我二嬸麻煩,你可要問個清楚!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体彩排三带坐标连线图